董事长失联之后 谁对ST行悦下了杀手

11月09日 09:28       来源:读懂新三板

上海黄浦区成都北路600号,临近人民广场,外滩的上海市中心,中华保险大厦10楼,就是曾经盛极一时的明星公司行悦信息(430357.OC)。现在,它的名字是ST行悦。

  2013年挂牌后,行悦公司合计融资2.4亿元。前任董事长徐恩麒失联后,股价暴跌至0.3元,只剩下两年前股价高点15元的2%。

01.jpg

  近一个多月,这里人去楼空,门上贴着两条通知。一条是,房租拖欠4个月换锁通知。另一条是,解除租赁合同限其3天之内搬离通知。

  5个月内,行悦公司董事长职务三易其手。6月,前任董事长徐恩麒质押大量股权和借款后失去联系,公司经营陷入绝境。新任董事长俞丰伟就任后,查清历史账目。8月,徐恩麒的代理人胡鹏罢免俞丰伟,接任董事长。10月,中小股东团结一致,再次罢免胡鹏为代表的董事会,再次选举俞丰伟就任董事长。

  在两任领导班子的对峙之下,行悦公司诉讼缠身、负债累累,其赖以为生的酒店终端密钥也无法获取,运营艰难。

  10月20日,在这个可以用萧条来形容的公司场地,召开了一场剑拔弩张的股东大会。公司原董事会和监事会被中小股东一方悉数罢免,中小股东接管了摇摇欲坠的行悦公司。这一天,改变了很多人的命运。

  那么,2017年10月20日发生了什么呢?

  一、清洗董事会

  董事长跑路,公司解体,早已不新鲜。多数情况下,这样老套的故事以中小股东认赔不了了之。

  在上海,这座中国接受股权文化洗礼最彻底的城市;在新三板,这个为中国中小企业提供更健全治理结构的地方;故事有了不一样的结局。推动故事发展的人,叫白方。股市摸爬滚打24年,白方是从那个需要靠证券报来了解公司信息的时代过来的人。

  10月20日上午8:50分,白方带着八、九十份厚厚的一沓股份授权委托书提前来到了行悦公司。这是行悦公司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

  参会的还有从浙江、江苏、云南等地赶来的小股东,主办券商国金证券、股东海通证券的代表等。二十几号人聚集在一起,就为了一件事——罢免由时任董事长胡鹏所组成的董事会、监事会成员,选出新的领导班子。

  出了电梯后,白方惊呆了。“这是像要开股东大会的地方?”

  10楼两侧大门紧闭,中间的小吧台,坐着两个人。更准确地说,是来要钱的房东。行悦公司已经拖欠了4个月房租,约24万。

  大概拖到了9:30,一众参会的人,才算进了门。没有电,没有员工,没有纸笔,会场没布置,好多人甚至连座位都没有。

  矛盾一触即发。

  白方质问胡鹏, 胡总,今天是不是开股东大会?

  “是的呀。”

  “那我们是不是股东?”

  “是的呀,你们是股东。”

  “那我们来开股东大会,大门紧闭,没有人接待,没有会场,公司里边看不见一个人工作。这个公司还生存吗?”

  “怎么不生存啊?员工都在家里办公啊。”

  白方无奈到了极点。为了这次股东大会,他已经与胡鹏足足周旋了一个半月的时间。胡鹏的态度始终如一,不配合、不作为、不理睬。

  这场股东会,最初的目的是为了增选两名中小股东代表。9月29日,白方给胡鹏发短信,要求公司将股东维权以及召开股东大会的原因公告。没有得到回复。

  白方才知道,胡鹏跑去澳洲旅游了。不安的种子,在白方的心里发芽。“如果公司提前放假的话,后台谁来维护?分布在酒店的终端怎么办?”

  十一长假期间,在上海的几名股东群管理人员商量,决定起草12项临时议案。罢免胡鹏及其提请的4名董事,以及除职工监事之外的两名监事,提请3名新董事、两名新监事。

  10月20日股东会实际投票时,胡鹏只拿出了最初两份议案的复印件。

  “怎么可能没有看到,那你17日给我们发邮件的时候你不看邮箱吗?”。白方早就做好了胡鹏不认账的准备,为了今天,他准备了很久。他自己特意带了100多份12项议案的复印件。

  会场中,中小股东认为胡鹏不适合会议主持人身份。胡鹏认为举手表决剥夺主持人身份后,径自离开会场。

  大会继续进行,原来两项议案,和新增的12项议案进行逐项表决、投票,全程摄像。对于所有议案,中小股东所持4000多万股,全部赞成。

  在投票即将结束的时候,胡鹏回到会场。戏剧性的一幕发生了,胡鹏对于所有议案,也投出了赞成票。她亲手罢免了自己。

  6899.63万股,全票通过。

02.jpg

  二、逃跑的董事长

  胡鹏是谁?为什么与中小股东代表白方有这么大冲突?为何原董事会监事会会被悉数罢免?

  所有的答案,都要从一个人说起,徐恩麒。胡鹏是徐恩麒的代理人,在其失联后凭借一纸委托书掌管了公司。

  2015年1月,白方参加了他人生中第一场新三板公司的路演,行悦信息是其中一家。公司依靠低价或置换原有电视机的方式向酒店销售显示频幕,通过广告获取收入。2014、2015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7020万元、1亿元;净利润1088万元、1250万元。

  白方还了解到,徐恩麒父母的朋友也有投资行悦公司,是看着行悦成长起来的,这让他更放心。4.2元左右建仓后,白方一直保持与公司高层接触。

  直到今年3月,白方察觉不对劲。年报迟迟没有披露。这在以前,从未出现过。3,4月间,白方前后3次到行悦公司了解情况。

  让他印象深刻的是一次,是在4月下旬,白方等几位股东一起去行悦公司。等待一个小时后,白方见到徐恩麒。

  徐恩麒面露难色,“年报有点尴尬,审计部门不过。有几个董事意见分歧,不签字。”徐恩麒承诺,他们会重新找审计公司审计,将在5月底披露年报。

  白方感觉到,持股21.27%的徐恩麒在董事会已经失去了话语权。后来行悦公司爆出的1.8亿预付款和债务纠纷等问题,验证了他的猜想——财务上的问题,掩盖不住了。

  几天后,在行悦公司边上一个五星级酒店,徐恩麒请白方吃了一碗面。那是白方最后一次见到徐恩麒。此后徐恩麒的电话,白方多次再也没有打通过。

  徐恩麒最后一次公开露面,是在6月5日,他最后一次以董事长身份主持了董事会。当天下午四点,白方的一个朋友,收到了徐恩麒的消息“今天的董事会,开得非常糟糕,我被罢免了。”

  此后,徐恩麒彻底失去联系。俞丰伟被选为新任董事长。

  俞丰伟接过的,是一个烂摊子。行悦公司 2016 年预付款达到1亿元,同比增长153.26%。对中萱(上海)贸易有限公司预付款达到9714万,占据绝大部分。

  更莫名其妙的是,2017年上半年,危如累卵的行悦公司将账上大部分现金转给中萱,对中萱的预付款增加到 1.81亿元。更让人惊奇的是,中萱(上海)在收到行悦公司预付款后,将其中的1700万打给了监事长祝建民旗下公司。

  中报显示,公司账上只有1700万现金,已经无法正常经营。

  三、中小股东抱团维权

  徐恩麒对白方承诺,唯一兑现的,是更换了不愿意配合的北京兴华会计师事务所。

  2017年6月30日,股转系统宽限年报延迟发布的最后一天,行悦公司公布了无法表示意见的2016年年报。公司由盈利转为亏损979万,董事胡曙光(副总经理)、茹麟、尚志强均无法表示意见。

  年报发布前后,包括以上三位的多名公司董事、监事辞职。行悦信息股东三三两两互相抱团,打听消息。

  “白大哥,我们有个群,大家都是行悦的小股东。” 6月底,这个电话成为一个重要的拐点,它把白方和行悦公司小股东们联系在了一起。

  群主叫马欣,身处云南,从过军,血气方刚。33岁的年龄让他在新三板投资者中显得很年轻。飞往上海参加股东会的费用比他现在持有行悦公司市值还要高,但他咽不下这口气,“他们骗了我。”

  7月13日复牌,行悦公司股价从1.2元暴跌至0.3元,800多名外部投资者意识到,问题已经非常严重了。全国各地投资者对公司的状况不了解的困扰。几位在上海的股东,成为被托付信任的对象,白方成为了维权群的总代表。

  行悦公司股东维权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此后几个月,仅持有3万股的白方时常熬夜准备材料。他的爱人揶揄,“你就是吃饱了撑的,看你最后能要回来多少钱。”

  白方只是不耐烦的回了句,“哎你别管!” 白方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他找到了一个帮手——甄梅。

  “炒股炒成董事长我觉得是很正常的,炒成监事自己的股票都不能卖了,这个是什么情况?” 甄梅略显嘲讽自己。与马欣、白方相比,她的持股量要大一个量级,算是大户。

  甄梅的新三板账户由家人操盘,她的兴趣是在朋友圈里发漂亮的衣服、晒和闺蜜的下午茶。直到白方的电话打过来,她才意识到自己在行悦公司的投资亏损了很多钱。

  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想过奋起反抗,拿回自己的钱。深度参与行悦事件,是「组织」需要,盛情难却的结果——身处上海,还是极少数女性股东,打电话沟通相对比较容易,她被赋予了联络其他股东的重任。

  “我也觉得很莫名其妙,你知道吗?而且大家都是男人,只有我一个女同志。这次维权真的很辛苦。三个月真的,花了很多力气。聚集这么多授权书很累。个别股东我都想把电话挂了,想骂他一顿,没有办法。”

  真正帮助到白方、甄梅收获其他股东信任的,是他们的行动。7月20号行悦信息召开年度股东大会,当天下午白方等人向上海证监局递交了举报信,请求对行悦公司进行调查,并分别寄送证监会和股转系统。

  举报信内容大概两点:

  募集资金去向。对供应商中萱(上海)贸易有限公司1.8个亿的预付款,存在很大问题。

  担心徐恩麒在失联状态下遥控公司,希望管理层引起高度重视。

3.jpeg

  4.jpeg

5.jpeg

8月2号股转公司、上海证监局入驻进行核查。8月3号,白方收到回复。上海证监局决定受理他反映的情况。

6.jpeg

   用这封上海证监局的受理告知书,白方等人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信任。

  行悦公司内部也在发生变化,担任董事长的俞丰伟,对于业务并不熟悉。但仍然收获了中小股东的信任,在胡鹏被罢免后再度被推上董事长的位置。最核心的原因在于——在他首次担任董事长期间,他推进了公司的信息披露公开。最核心的工作就是——查帐。

  俞丰伟清理帐目,成为查清行悦公司迷情的关键。徐恩麒为何失联?行悦公司的钱,都去哪里了?就在谜底正在揭晓时,有人动手了——有人要罢免俞丰伟的董事长职务。

  四、充满火药味的股东大会

  胡鹏,也就是10月20日被罢免的董事长。俞丰伟在担任董事长一个多月,胡鹏拿着徐恩麒的一纸股份授权委托书,要求召开股东大会,重新选举董事。俞丰伟拒绝。

  几天后,以祝建民为代表的监事会支持了胡鹏的提案。胡鹏添加临时议案,要求罢免俞丰伟。

  在徐恩麒质押所有行悦公司股权借款后失联,上亿资金转给中萱公司拿不回来、债主找上门,公司三个账户被封、员工工资无法发放的情况下,胡鹏的空降,正中舆论风暴中心和小股东们枪口,真是一个勇敢的行为。

  连白方都直呼,“胡鹏是为徐恩麒两肋插刀的人。”

  祝建民,行悦公司前任监事长。见过祝建民的人,对他的形容是上海话说“老克拉”——又老又潇洒。读懂君在他常出没的酒店见到他时,他穿着红色鳄鱼皮豆豆鞋,没穿袜子,休闲牛仔裤,英伦风衬衫搭针织外套,金丝框眼镜,白色贝雷帽。

  中小股东对于他的评价比较低,怀疑他“做假账”,“带坏徐恩麒”。对于中小股东的指控,祝建民矢口否认。

  这是另一场针锋相对的股东大会——8月10日,行悦信息第二次股东大会。这场股东大会的火药浓度,远高于10月20日的第三次股东大会。到场的中小股东,都怀疑自己瞎了。

  大会开始。白方问, “祝监事长,你作为公司的监事长,有一个问题你能不能解释一下? ”

  祝建民拒绝了,“我们不讨论别的,就是表决。”

  马上,有股东向祝建民提出,“从2015年到2016年,从行悦转到中萱公司的账目,转到了你名下的两家公司,通过3笔转了1700万,这是怎么回事,请解释一下?”并拿出了转账凭证。

7.jpeg

  8.jpeg

9.jpeg

祝建民急了, “我可是公司的创始人啊!这个你可以拿到法院去告我!”

  2007年行悦创办时,祝建民出资150万元,徐恩麒出资50万,祝建民是大股东。那一年,专科学历的祝建民54岁,研究生毕业的徐恩麒刚刚30岁。

  在场见证的律师表示,胡鹏的股份授权委托书跟公司要求不相符,包括格式、身份证复印件等方面都有问题。祝建民把人怼到走廊里,骂道“你这个小瘪三,你还想在上海混吗?”并且要求查律师的证件、委托函原件等。

  中间插曲不断,将九点半的股东会,生生拉到了下午三点。

  据白方回忆。会议召开期间,祝建民跑到办公室外面对员工说 “你们有什么诉求,去到股东大会上去说呀。”

  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要发言。祝建民摇着扇子在旁边看。

  白方出口阻止,“今天是股东大会,肯定是持有股份的股东或者是有授权代表的股东来开会。你们职工的这样,最好通过职工代表大会去发表意见。今天你们来这里来去诉说什么东西,我认为不合理。”

  过了半个小时,又进来了5、6个员工。指着小股东:“你们搞什么搞?现在公司都不发工资了。”双方发生了争执。

  从今年4月份开始,行悦公司就拖欠员工工资。俞丰伟当上董事长后,借给公司50万给员工发了部分工资,才让情况稳定了一下。

  白方又拍桌子又瞪眼地问祝建民。“监事长,今天这个会是你们监事会召集的,你是主持人。今天员工进来,是你叫他们砸场子还是来威胁?”

  僵持了有10几分钟,闹事的员工就出去了。

  白方告诉读懂君。不仅鼓动员工来闹,祝建民还报了两次110,说白方等人对他有人身攻击。

  警察来了两次。

  第一次是中午的时候,“你们在集会还是干嘛?”

  白方说,“是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

  警察,“你们打架啊?”

  白方,“谁也没打架。”

  警察,“那你们搞什么搞,开会有争执很正常吗?”

  白方,“警察先生他们在浪费公共资源,吃饱了没事做。”

  警察,“你们开你们开。”

  下午的时候,警察又来了。

  “你们不要吃饱了没事做,是有什么事情你把我们叫过来?你们不是开会吗?股东大会就是解决公司的事情。如果说你们有什么话,跟我到派出所里面去吧。”

  屋子里,一下子就安静了。

  拖延让股东大会走向了另外一个方向。那天,白方手上有59名小股东的委托,到场的小股东差不多有20个人。但三点半接近四点开始投票时,小股东走了大半,相当于弃权。

  同时,胡鹏在股东大会上承诺,将会为公司带来团队、资金、技术,带公司脱离困境。

  最终的表决,小股东一方输了大概500万股左右。最终这场大会上,没有一张纸一支笔,没有会议纪要。就是在这样一场充满了矛盾和冲突的股东大会上,以胡鹏为首的领导班子形成了。

  从行悦公司聘请的德恒律师出具的见证函看出,这是一场不合规的股东大会,但这份律师函并没有公告。

  五、中小股东维权的典范

  不到5个月时间,董事长职位三度易手,最终以董事会、监事会被清洗剧终。白方告诉读懂君,前任董事长胡鹏能联系到徐恩麒,但胡鹏拒绝了读懂君的拜访请求。

  至今,白方仍然不相信徐恩麒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坏人,他还记得徐恩麒请他吃的那碗面。“凭我这两年跟他的接触,他人不坏。”他也时常记起,曾和徐恩麒在半夜两点钟的新天地喝夜啤酒的场景。即便是到今天,他仍然认为,徐恩麒的归来或许可以把公司重新带上正轨。

  读懂君接触到的行悦公司投资者们,对于挽回自己的损失,都已经不抱希望。在上海,在新三板,这两个中国股权文化发蒙的地方,这群中国最理性、最精明的中小投资者,花了极大的精力和风险,在做一件从经济利益上极不划算的事情。

  也许,这就是我们所看到的希望。

 
表情 股票 用户 转发到首页

请注意,发布广告或是其他 违规信息会导致您的账号被封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