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读懂中科招商摘牌事件始末—— 别了,单祥双

12月27日 09:28       来源:易三板综合

12月25日,中科招商(832168.OC)终于以股价大涨的方式,完成了其在新三板的告别演出。12月26日,中科招商完成摘牌,作别鏖战33个月的新三板。中科招商的退市,给我们留下了哪些思考呢?

1、最后的疯狂

12月25日,是中科招商在新三板上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全天振幅达104.65%,收盘涨幅达41.68%。

在最后一个交易日,中科招商的换手率为2.83%。从股转系统披露数据看,今日中科招商成交了18873万股,成交了1173笔,平均单笔成交量为16.09万股。由此来看,赶在最后一天离场的投资者不在少数。

事实上,从宣布退市并在12月19日复牌之后,中科招商成交便迅速放大,19日至21日三天换手率分别为2.88%、2.82%和2.07%。相比此前中科招商0.1%上下的换手率增加了不少。(中国基金报)

2、谁在买入

由于此前中科招商方面曾披露,已着手登陆其他资本市场,并拟在未来5年拿出不低于可分配利润20%进行现金分红,在最后的5个交易日,中科招商的成交非常活跃,合计12.01%的换手率甚至超过此前5个月的成交总和。

阿甘金融数据端信息显示,“广发证券中山兴中道营业部”在最后几个交易日内成为最大买方。具体来看,19日,该营业部以0.58元的均价大举揽入8564.1万股,耗资约5000万元。翌日,其以同样的价格再度买入5412.14万股。随后的几个交易日(截至25日),该营业部保持同样姿态,共计买入1.2亿股。

而据该数据源显示,“广发证券中山兴中道营业部”开户机构主要为吉富创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吉富创投”)。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吉富创投的注册时间为2004年9月7日,注册资本为1亿元。据查,公司法人为张忠新,并同时担任广东省创业投资协会副会长。

3、谁在出逃

同样来自阿甘金融数据端的信息,在18日停牌一天后,“国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深圳红岭中路证券营业部”成为19日中科招商恢复交易首日的第一大“出逃方”。该营业部的全天净卖出数量为5020.6万股,卖出均价为0.57元/股,套现2861.74万元。20日,其以0.58元/股的价格再度甩卖3148.54万股。

那么,是谁在出逃?据查,该营业部的开户机构包括“中铁宝盈资产-招商银行-外贸信托-昀沣3号证券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即原公募一哥王亚伟旗下昀沣3号基金。

回溯来看,2015年5月,王亚伟通过其旗下产品以18元/股的价格,耗资约5亿元参与中科招商定增,认购2777万股。一年后,中科招商进行了10股转增50股的送转,除权后的定增价为3元/股。

不仅如此,从数据来看,此前参与定增的“大业信托有限责任公司-大业信托新三板2号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大概率也在离场。(上海证券报·中国证券网(上海))

4、封神“囤壳王”

2015年3月,中科招商正式登陆新三板,一挂牌就完成了两轮定向增发,共募资23.4亿元,其中一部分学习九鼎,用将到期的LP份额认购的。

当年5月和8月,中科招商再次完成两轮定增,分别又募集了35亿元和50亿元。到2015年底,公司净资产达到146亿元,比2014年底的19.2亿元大幅增长了六倍。

2015年年中,A股正遇上引发后来一系列金融整顿的异常波动,上证指数从6月的最高5178点一路走跌,两个月时间就跌掉40%。7月IPO的阀门再度被关上,监管者开始全力救市,同时新三板的制度红利承诺无限期推迟,交投陷入萎靡,股权投资的退出渠道重新被封堵。

有钱又有投资项目的中科招商嗅到了并购重组的机会,把目光转向了A股,盯上了上市公司壳。

从2015年7月9日到8月24日,正当A股仍处于震荡前景不明时,中科招商以闪电之势逆势举牌了16家上市公司,耗资34亿元,一举“封神”,被称为“囤壳王”。(第一财经)

5、黯然离场

2015年9月,顺风顺水的中科招商再度披露了300亿元的天量再融资计划。单祥双在其后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将使用300亿元募集资金进行并购,包括对上市公司的并购,打造50家市值在千亿级的上市公司。然而这笔天量再融资最终未通过证监会批准。

终于,在2015年12月底,因被认定为偏离了股转系统支持创新创业成长、中小微企业的定位,证监会明确暂停了私募基金在新三板的挂牌及融资。在这一“一刀切”的做法过去半年后,股转系统在放开私募机构挂牌新三板的同时,正式公布了此番令中科招商等挂牌私募被摘牌的整改新规。

“中科招商已经不是私募基金管理公司了,而是一支规模庞大的‘基金产品’而已。”中阅资本管理股份公司总经理、首席经济学家孙建波在评述中科招商摘牌时表示,中科招商主要收入并非来自于管理费收入,而是自有资金直接投资的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无法满足“管理费收入与业绩报酬之和须占收入来源的80%以上”整改要求的挂牌私募,在新三板中并不是孤例。但市场人士普遍认为,涉及整改的私募如注销在基金业协会的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则无需以母公司口径统计,仅以涉及私募业务的子公司数据达标即可。以九鼎集团为首的私募机构也纷纷剥离私募业务,但中科招商目前仍然保有私募基金管理人资格。(界面)

6、反思

这里的问题在于,一方面,当初新三板高速扩容时,有关方面也许并没有意识到对不同类型的挂牌公司应实施分类管理,必要时还应设置相应的门槛。现在对私募基金公司有了门槛,这从规范运行的角度来说是完全必要的,但是如果要追溯到以前就挂牌的公司,那是否考虑过有一个过渡性的安排呢?

还有,现行新三板管理规则中尚无对退出公司的具体安排,在摘牌通知中只是提到要求摘牌公司应该妥善处理股东权益,但由于缺乏具有指导性与可操作性的后续制度,对于摘牌公司的投资者来说,显然因此面临着极大的困境,在某种程度上,他们的利益缺乏相应的保护。

再有,对于金融投资公司以及一些准金融企业,究竟是否还允许到新三板挂牌,如今并不很明确,虽然对其再融资已经有了严格限制,而且事实上也已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此类公司挂牌了。但从维护制度的严肃性与权威性出发,对此还是要有个明确的规定。否则,对于不管是新三板的投资者,还是挂牌公司,乃至拟挂牌公司,恐怕都会有种不确定性,而这是很不利于市场发展的。

现在,中科招商摘牌已成定局,公司已经表示会寻找其他场所另行上市。作为一个具有较大规模,也有一定投资能力的金融投资类公司,也许退出新三板对它来说将是一个新的开始。但这不妨碍我们对这一事件从缘起到结果的反思。换言之,究竟该怎样完善新三板的从挂牌到交易等的一系列制度,使之能在多层次资本市场建设中发挥积极作用,有效保护投资者利益,是个需要抓紧研究并全力解决的问题。(上海证券报 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市场研究总监桂浩明)

 
表情 股票 用户 转发到首页

请注意,发布广告或是其他 违规信息会导致您的账号被封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