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俩公司为何被挡在IPO大门外?“三类股东”已清理 还缺啥?

10月27日 13:48       来源:东方财富网

  25日,博拉网络(已从新三板摘牌)和奥飞数据(832745)一起携手上发审会,但可惜的是,这两家已清理了“三类股东”的新三板公司,其首发上会同时遭遇“暂缓表决”的结果。

  暂缓表决,并非意味着ipo之路被堵死。事实上,此前这两家公司清理“三类股东”的路径和做法,值得众多拟上市的新三板公司借鉴。(本报10月25日b1版曾予报道)

  那么,清理了“三类股东”之后仍被“暂缓表决”,上述两公司想要迈进ipo大门,还缺点啥?

  ipo前抛售股份遭质疑

  相比之前上会的新三板公司,这两家公司特点鲜明:一方面,两家公司均在上会前清理了“三类股东”;另一方面,它们是新一届发审会审核的第一批上会的新三板公司,被发审会问及的问题备受关注。

  从奥飞数据看,其在去年12月28日首发申请获受理,今年1月3日起停牌,排队时间为301天。排队前,奥飞数据通过二级市场11次转让,清理了3只契约型私募基金。其解决方法是,由契约型私募股权基金持有人将股份转让给相同结构的合伙企业或直接转让给自然人,转让价格为21.07元/股。

  虽然已经清理了“三类股东”,扫平了ipo路上的一大障碍,但奥飞数据依然与博拉网络一起进入“暂缓表决”队伍。这背后,还有啥“风险因素”羁绊其闯关?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2016年,尽管奥飞数据年平均营业收入接近1.8亿元,但平均净利润不足3000万元,平均扣非净利润仅2735万元。并且,2015年以来,奥飞数据营收和净利润均有所增长,但增速下滑明显。

  发审委关注到,2014年3月,昊盟科技将所持公司的200万股股权以2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夏芳汝,后者持股20%,成为奥飞数据的第二大股东。随后,因为增资,夏芳汝所持股权被稀释到17.51%。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夏芳汝分批将持有发行人的股权全部转让。就在夏芳汝转让股份完成后,2016年12月,奥飞数据向证监会递交了ipo招股书。

  ipo前抛售股份,这是件比较异常的事情,对此发审委提出了质疑:夏芳汝当初从昊盟科技受让200万元股权的背景和原因,原价转让的原因,夏芳汝与昊盟科技、发行人及其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关联关系或其他特殊安排;2015年12月至2016年3月,夏芳汝将所持发行人股份全部转让的背景和原因,转让时间相近而转让价格差异较大的原因。

  在奥飞数据的招股说明书中,经济导报记者并未找到对此内容的相关表述。

  政策尚需进一步明晰

  从博拉网络来看,该公司去年4月21日向证监会提交ipo申请材料,4天后获证监会受理,今年2月份收到第一次反馈,排队时间为548天。

  和奥飞数据一样,2014年-2016年,博拉网络年平均净利润不足3000万元,这也可能是其获“暂缓表决”的原因之一。财务数据显示,博拉网络2014年-2016年扣非净利润仅为1881.27万元、2926.93万元、3563.93万元。“一般情况下,企业扣非后净利润3000万元是ipo一条隐形红线,低于这个门槛的企业过会率非常低。”南方一家券商的基金经理严鹏对经济导报记者表示。

  相对近期上会的新三板公司,博拉网络的排队时间比较长,其中一个主要原因就是其股东中含有两家“三类股东”,不过这个问题在其摘牌后通过工商变更股权转让的方式得到了解决。解决方法是,其中一只私募基金持有人对博拉网络的另一位法人股东进行增资,后者用所获得的增资款项受让私募基金持有的股份;另外一只私募基金持有人则将股份全数转让给了博拉网络的另一位股东尤启明。“三类股东”被清理后,博拉网络的上市进程明显加快:9月18日完成三类股东清理之后,10月9日即迎来招股书预披露更新,10月25日上会,前后历时仅一个多月。

  不过,有市场人士分析,发审会对博拉网络和奥飞数据“暂缓表决”,或许表明证监会对这种做法的态度还不够明确。

  值得一提的是,带着“三类股东”冲刺ipo的鲁企海容冷链(830822)在获得反馈后,市场一度乐观认为,此类问题有望破冰。然而,海容冷链审核进度并未看到加快的迹象。因此,对“三类股东”问题的政策指引,尚需进一步明晰。

 
表情 股票 用户 转发到首页

请注意,发布广告或是其他 违规信息会导致您的账号被封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