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企业闯关IPO再搁置 “三类股东”审核标准或将出台

10月27日 07:25       来源:东方财富网

  周三,备受市场关注两家新三板企业奥飞数据(832745.oc)和博拉网络(已在新三板摘牌)ipo上会遇暂缓表决。有市场人士认为,这可能与“三类股东”审核标准将出台有关。

  由于在新三板流行的“三类股东”投资者与ipo审核的股权清晰要求冲突,目前还没有含三类股东的新三板企业过会。奥飞数据、博拉网络分别代表挂牌状态下和摘牌后清理三类股东的企业,上市进程为市场所关注。

  据万德资讯统计,目前有530多家新三板企业处于上市辅导,有122家挂牌公司正在ipo排队。股转公司副总经理陈永民上月表示,监管方面关于“三类股东”问题的分歧在慢慢消除,由于市场成本巨大,决策应当尽快。

  清理三类股东探路ipo

  10月25日,证监会公布了对6家企业ipo申请的审核结果,河南省交通规划设计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等4家企业首发获通过。广东奥飞数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832745.oc)和博拉网络股份有限公司则遭到暂缓表决,发审委未公布提出的询问内容。

  巧合的是,这两家都是新三板公司,奥飞数据仍处于挂牌状态,博拉网络于今年9月从新三板摘牌以处理“三类股东”问题。他们是也新一届发审委初次邂逅新三板企业,博拉网络还是第一家摘牌并清理“三类股东”后上会的公司。

  一位正在ipo排队的含三类股东新三板企业董秘对第一财经表示:“似乎是马上要出政策了,所以现在有三类股东的,不管是清理了的还是没清理的,都要停下来等一等。”

  三类股东是指契约型私募、券商资管计划和信托计划。由于契约型私募无需工商登记、募资便利、机制灵活,已经成为新三板主要的机构投资者群体和资金供给来源。不过,近期含三类股东的新三板挂牌企业的ipo审查节奏出现停滞,引起了新三板市场的恐慌。

  因此,如何清理三类股东,扫清上市障碍,引起了各方讨论。奥飞数据和博拉网络周三上会的结果也备受市场关注。奥飞数据走的是先清理再报上市材料的途径,博拉网络代表了先摘牌后清理的方法。

  奥飞数据采取的是协议交易,鲜有成交,但是公司在新三板做过两笔定向增发,一共募集1.2亿元。去年12月申报ipo之前,奥飞数据进行了一系列清理三类股东的工作。

  2016年8月至10月,公司在新三板上发生了11次股权转让,将三只契约型基金深圳踊跃资本投资企业 (有限合伙)——踊跃成长1号新三板投资基金、广东新风口投资有限公司——新风口定增一号基金、广东金睿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金睿和新三板混合策略3号总共持有的410万股转让给了相同结构的有限合伙企业和自然人。

  这批股权转让的价格为21.07元(除息前),相当于公司最后一轮定增价格84.28元经过“每10股转增30”除权后的水平。按照公司拟募集总金额4.1亿元计算,该转让价格低于公司拟定的发行价25元。

  博拉网络清理三类股东方式独具特色。由于排队状态下在新三板不能交易,公司只有先摘牌再清理。

  公司招股书显示,为符合首发上市关于股东资格适格性的监管要求,9月18日,公司股东勤晟泓鹏价值证券投资基金将所持有的190万股公司股份转让给重庆龙商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其过程是,勤晟泓鹏先向重庆龙商增资,重庆龙商再以增资款收购勤晟泓鹏持有的奥飞数据股份。这样,就将契约型私募背后的股东吸纳进公司型私募中。另一家三类股东联合基金1号新三板基金持有的50万股发行人股份则由公司董事尤启明回购。

  对已经进入排队的含三类股东新三板企业,博拉网络更有借鉴意义。本周一,指南针(430011.oc)预披露更新招股说明书,两家契约型私募从股东名录上消失,这给市场带来了不用摘牌,在ipo排队期间采取非公开交易完成三类股东清理的可行方案。

  决策宜早不宜迟

  奥飞数据是一家为互联网公司提供服务的数据中心运营商,招股书显示,公司上半年归母净利润3269万元,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为2680万元和5556万元。博拉网络则是一家电商平台服务商,今年上半年净利润1943万元,2015年和2016年净利润分别达3054万元和3847万元。

  在昨天的发审会上,发审委并没有给出暂缓表决奥飞数据、博拉网络申请的理由,是否与三类股东有关还无法确认。对于第一财经致电,两家公司均表示没有回应。

  上月,同样受到市场关注的新三板民族地区ipo概念股新疆火炬(832099.oc)同样面临上会暂缓表决的境遇。公司在去年5月上市辅导期间完成了三类股东的清理,将契约型私募九鼎新三板凤凰涅槃基金持有的公司股份转让给九鼎集团旗下的有限合伙企业。

  中科沃土基金董事长朱为绎对第一财经表示,“对奥飞数据和博拉网络的暂缓表决可能与三类股东无关,只是一种巧合,对市场没有太多的影响,随着有更多的案例出来,关于三类股东的审核应该会破冰。”

  他指出,投资机构不会因此放弃采用三类股东的形式进行投资。“如果企业短期内要上市,用三类股东可能不太方便,但是新三板很多企业在两三年之内暂时还不会ipo,用三类股东投资应该是没有问题。”

  今年8月25日,证监会公众公司部相关负责人首度公开回应三类股东问题。他表示,“三类股东”之所以成为问题,是因为涉及到不同市场的不同规则适用。证监会在ipo受理阶段没有针对“三类股东”设置差别性政策,矛盾在于涉及到ipo所要求的发行人股权清晰等规则。至于如何解决这一冲突,相关部门仍然在研究。

  9月的北京金融街论坛上,股转公司副总经理陈永民表示,就“三类股东”问题,股转系统“一直在跟证监会探讨,一直在推动,最近应该也有一些进展,现在应该说不同的看法慢慢在消除。”

  他认为,讨论“三类股东”问题的时间很长,宜尽快解决。“这种决策应该要快,因为市场管理不能耗,耗的话,市场会有很大的成本。不管行或者不行,我认为一定要快,要说不行也要快。”

  据万德资讯统计,目前有530多家新三板企业处于上市辅导,有122家挂牌公司正在ipo排队,其中指南针、顺博合金(833081.oc)、宇邦新材(832681.oc)已经预先披露更新,另一家预先披露更新的聚利科技则在今年8月摘牌以清理三类股东。

 
表情 股票 用户 转发到首页

请注意,发布广告或是其他 违规信息会导致您的账号被封禁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