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谁跑得快!ST行悦遭遇“黑天鹅事件”

07月14日 02:18       来源:东方财富网

  “三年一个轮回,这会被写进历史书。”

  将被写进历史书的事件主角是新三板做市企业st行悦(430357)。“史书”或将记载:st行悦——第一家被做市报价仅一分钱的新三板公司。

  2017年7月13日下午,0.01元的买入价格出现在st行悦的股转系统报价页面。这笔报价虽未成交,却一时轰动“做市圈”。

  对此,长期从事做市业务的海通证券新三板与结构融资部刘杰对新三板在线指出,这个一分钱报价,应该是st行悦某个做市券商已经将所持股份全部清盘了,但按照股转系统做市规则,该做市商在给出一个卖出价格的同时,还得报一个买入价格。

  “做市商这时候实际没有买入股票的打算,因此就给出一个一分钱的最低价,从而避免买入st行悦的股票。”该人士进一步表示,对于已经清盘的做市商,按照规定,会有一个最后报价的豁免权,不被5%的买卖价差限制。

  根据《新三板挂牌公司规范发展指南》规定,做市报价不设涨跌幅,但做市商每次提交做市申报应当同时包含买入价格和卖出价格,且相对买卖差价不得超过5%,申报价格的最小变动单位为每股0.01元。其中,做市商持有库存过不足1000股时,可以免于履行卖出报价义务。

  简单说,st行悦已经是要被其做市商拼命抛弃的股票了。事实上,从该股近期的表现来看,俨然一派“砸盘”之象。

  765个股东、16家做市商深陷其中

  7月13日9点半,刚恢复股票转让的st行悦以0.7元开盘,成交26手;12秒后,立马就有0.62元/股的价格出现,这就拉开了st行悦跌跌不休的一天。截至下午3点,其最终以0.35元/股收盘,全天暴跌63.16%,创该股票做市以来的最高跌幅和最低股价。

  就这样,曾经市值高达14.5亿元的行悦信息,化身“st行悦”后,市值仅剩4438万元,掉了两倍多。

  这一天,st行悦的股票成交量虽达1090.2万股,总交易额却只有330.07万元,平均成交价仅为3.1毛。新三板“仙股”又添一员。

  至此,新三板又一场“黑天鹅事件”触不及防地发生了。这只于2014年8月25日开始的首批做市企业,此前在多数投资者眼中,可谓品质优良——既有业绩又有流动性,股价曾在2015年4月7日最高达15.55元。

  其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该公司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股东总数是765人。这其中,除了投资者,连“看尽千帆”的做市商也相继踩雷,从东方证券、海通证券开始,该股票相继共吸引21家做市商加入。

  截至7月13日,包括中信证券在内,仍有16家做市商陷入st行悦的“泥潭”。其中,金元证券、西部证券分别在2017年4月26日和11日加入。

  更多还是投资者。短短一年内,st行悦先后完成三次总额2.42亿元的定增融资,分别在2014年8月,以2.5元/股融资1700万元;在2015年1月,以3.9元/股融资5850万元;在2015年10月,以6.66元/股融资1.66亿元。

  越定增,估值越高,参投机构也越大牌。从最开始的上海文化产业基金,到后来的东方、兴业等做市商,再到后来的上市公司康得新、华富资管、富舜投资等知名机构。

  然而,这些机构和做市商,自从认购st行悦股票后,并未赚到钱。

  13日遭遇“砸盘低价抛售”后,st行悦紧急发布《股票异常波动公告》,称近期存在一些互联网媒体或个人对公司进行了报道和评论,对公司目前情况多有指责,但“公司认为网上流传的关于公司的言论,除了公司已经公开公告的信息,多为不实报道或猜测。目前对该事项,公司已经报警,公安机关将展开调查”。

  但这只新出现的新三板“黑天鹅”背后确实问题重重。st行悦于2013年12月13日挂牌新三板,可谓是新三板的“老人”,其主营酒店客房数字多媒体系统平台产品的研发、销售和连锁酒店集团数字多媒体信息平台的运营。

  2017年4月27日,此前表现一向良好的st行悦忽然宣布,公司无法按期披露年度报告。随后公司便在5月3日暂停股票转让。直至6月30日才公布2016年年报。

  这短短两个月零三天中,st行悦的坏消息一个一个出现。4月27日,公司董事会称,原董事尚志强因不具备继续履行董事相关职责的工作条件,提出辞职;5月25日,公司副总经理宋庆磊也提出辞职。

  6月2日,作为董事长、总经理的徐恩麒也提出辞职。该人士辞职仅12天,st行悦就公布,徐将累计将所持占公司总股比19.72%的股份(2500万股)质押出去,占是其个人持股的92.69%。

  大厦将倾时,公司高管跑得快

  资金危机出现。6月22日,st行悦浦发银行两个账户、宁波银行一个账户被法院冻结。同时公司称,公司与中萱(上海)贸易有限公司存在大量资金往来以及大额预付账款情况,截至2017年4月30日,公司预付中萱账款17624.36万元。

  经查,公司支付给中萱款项的金额合计与中萱开票给公司的金额合计规模不相符,公司存在大量资金被占用,大额预付账款不能收回的风险。

  这就为st行悦业绩暴跌埋下伏笔。6月30日公布的2016年年报中,公司营收跌3.32%至9938.14万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却爆降178.31%,从前一年的1250.05万元到2016年的亏损978.89万元。

  对于该公司的财务情况,作为审计机构的中兴财光华会计师事务所给出“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症结还是中萱贸易。中兴财华指出,st行悦内控制度存在重大缺陷,大额资金支付缺乏有效监管。

  2015年12月31日,st行悦账面反映预付供应商中萱贸易余额为3802.26万元,但2016年12月31日其账面反映预付中萱贸易余额却增加至9714.12万元。期间,st行悦2016年向中萱贸易支付30494.39万元,中萱贸易向st行悦汇回资金18183.26万元。

  对此,中兴财华要求去中萱贸易进行访谈,但st行悦未予安排,无法获取充分的审计证据,无法证实预付中萱贸易的款项的商业实质是否存在。

  新三板在线翻阅相关资料获悉,中萱贸易从挂牌之前就是st行悦的供应商,为st行悦提供多媒体液晶电视等产品。在st行悦披露的公开资料中,中萱贸易曾是其第三大客户,st行悦向其销售酒店管理平台头端软件销售额达854.70万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比例达16.86%。

  除了这之外,st行悦子公司上海臻彧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账目也有问题。上海臻彧截止2016年12月31日财务账面反映应收账款2977.5万元。会计师事务所无法采取其他满意的审计程序获取有效的审计证据来证实应收账款的真实性。

  这样的审计报告一出,st行悦便被股转系统实行风险警示。

  短短两个多月,行悦信息沦为“st行悦”,本来“潜力股”成为人人弃之而快的“仙股”。这期间,投资者和做市商苦于停牌,不能逃走,这家新三板公司的高管却一个比一个“跑得快”。

  2017年7月11日,st行悦董事会收到持股3%以上股东徐恩麒的授权委托人胡鹏发来的《关于提请改选全体董事会董事的议案》,这一议案遭到董事俞丰伟、尚志强、陈影丹的反对。

  无论如何,曾经的首批做市公司,新三板第一代“明星股”,如今却狼藉收场,各大投资机构陷入“比谁跑得快”的尴尬境地。

  不得不提的是,再有一个多月,新三板做市机制即将满三年,但st行悦这起“一分钱事件”却给做市机制带来一抹晦暗和隐忧。

 
表情 股票 用户 转发到首页

请注意,发布广告或是其他 违规信息会导致您的账号被封禁

相关文章